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

更新:2014-6-4 12:54:39      点击:
  • 在线订购
医院介绍





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 Royal Brompton Hospital


 皇家布朗普顿医院位于伦敦中心的切尔西。医院附近交通便利,伦敦地铁和多条巴士路线从此经过,医院周围具有伦敦市的各种便利设施。


 皇家布朗普顿医院拥有1600多名员工,5个手术室和4个导管实验室。医院有295个床位,其中包括48个手术床位,93个呼吸道疾病患者床位,48个心脏病患者床位,34个儿科患者床位,20个重症监护床位和12个儿科重症监护床位。



 作为英国最大的心脏病和肺病专科医院,皇家布朗普顿因Magdi Yacoub爵士的出色医术而誉满全球。Magdi Yacoub爵士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外科医师,他在20世纪80年代开创了英国心脏移植手术的先河。




 Yacoub是戴安娜王妃的朋友和知己。Yacoub曾私下邀请戴安娜王妃亲眼目睹他在医院的工作。随即,电视和网上就出现了一些照片,照片上的戴安娜王妃戴着口罩,化着浓妆。戴安娜王妃在这些照片中的形象还成了其最具标志性的形象之一。而Yacoub也因此 一夜成名,天下皆知。

 

 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良好声誉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医学工作者和病人。此外,作为一个医学研究中心,皇家布朗普顿医院每年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文章就有五、六百篇。2006年,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10大研究项目均获得了最高评价。


  每年, 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外科医师不仅可以做2400例冠状动脉血管成形术(将球囊导管通过腹股沟的切口插入到心脏,让其扩大被阻塞的动脉)和1200例冠状动脉架桥术,还可以为2000名呼吸衰竭的患者提供治疗。



第四代冠脉支架

    1977年,Gruentzig医生进行世界第一例经皮冠脉血管成形术。

    1986年,Jacques Puel和Ulrich Sigwart置入了人类第一例冠脉内支架。

    1994-1997年间,各种支架不断问世,经皮冠脉血管球囊成形术进入了金属裸支架时代。至1997年,全球有超过100万的患者接受了该治疗。

    2003年,美国FDA批准使用由J&J公司生成的第一个药物洗脱支架。

    2004年,美国BSC公司生产的Taxus药物洗脱也应用于临床,和Medronic公司生产的Endeavor支架一起,标志着冠脉介入治疗进入到药物洗脱支架时代。

    2008年,来自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Carlo Di Mario教授等人率先在全球发起了一项针对可降解支架研究的试验,4年后2011年底,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第一时间报道了这项备受全球瞩目、在冠脉介入领域具有     革命性意义的试验结果,结果证明完全可降解支架的操作成功率达到了100%,无支架血栓事件。

 

    2012年,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正式在欧洲等地上市,预示着金属不可降解药物支架的彻底终结。     


支架的比较


 

四代冠脉介入支架的比较

 



类别

是否永久存在

是否需要终生服药

是否影响血管自身功能

支架内血栓发生率

动脉再狭窄率

是否影响后期行冠脉搭桥术

第一代

单纯球囊扩张

扩张后取出球囊




不影响

第二代

金属裸支架

永久存在

终生服药

影响

影响

第三代

金属药物支架

永久存在

终生服药

影响

影响

第四代

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

两年后溶解

服药两年

不影响

极低

极低

不影响


 

出国看病 去英国看病



作用机理


 

第四代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的作用机理:
 

 

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是一个可植入的装置,和传统的金属药物洗脱支架一样可用于打开阻塞的血管并恢复心脏的血流。然而,和金属支架不同的是,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是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制成的,在打开阻塞的血管后,可随着时间溶解,不会在病人的血管里留下金属支架,使血管恢复较多的自身功能和运动能力。支架自溶并使血管恢复到更自然的状态所带来的长期好处是十分重要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雷教授介绍,生物降解支架技术能使血管的完整性和功能得以恢复至自然状态,将为患者提供独特的生理收益。


出国看病  去国外看病 去英国看病



作用示意图

第四代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的作用示意图

 


阶段1:重建血管

0到3个月

类似依维莫司洗脱支架

•具有和标准药物洗脱支架同样性能

•良好的药物释放能力

•最小的急性反冲作用

•较强的急性径向支撑力

•控制对近腔组织的药物传递

•极好的适应能力

阶段2:修复血管功能

3个月到6-9个月或者更长

恢复血管自身功能,改善长期结果

•从支架到不连续结构的转变

•逐渐丧失径向支撑力

•支架在结构上变得不连续

•允许血管对生理刺激做出自然反应

阶段3:再吸收

9个月之后

两年后自行溶解,不留痕迹

•植入物在结构上是不连续的、断开的,在性能上已失去了作用

•植入物以良性的方式被吸收


 

专家介绍

Carlo Di Mario教授,医学博士、美国心脏病学院院士、欧洲心脏病学院院士。英国国家健康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欧洲经皮心血管介入协会的前任主席,欧洲心脏病协会的资深顾问。NIHR/RBHT心血管生物医学研究所复杂冠状动脉疾病研究项目的领导人。2003年起,任职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临床心脏病学教授,同时在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心脏介入中心任职至今。

 

去英国看病  出国看病

                                                                                                                                                                Di Mario教授

更多医院